全民資訊網_打造最好的城市地方門戶

在旅行機器人Hitchbot慘遭殺害后,我們來談談如何保護機器人的權利?

2019-12-20 14:33:59 來源:互聯網 閱讀:0

“機器人權利”在許多人聽起來有些奇怪。他們的直接反應是:機器人是機器啊,機器又不是人,怎么還有“權利”呢?人還沒有權利呢,談什么機器人權利,純粹是瞎扯。

倫理討論中的機器人權利當然不是指為機器人要求自由、平等的權利,或者機器人能像人一樣投票、表決、到法院出庭、上訪或上訴,而是指不無緣無故地被暴力損壞。比如你家里養的貓當然不能投票、不能把大小便的沙盤當作它的私有財產,但如果你打它,或者去旅游不給它喂食,那你的行為就是違法的,鄰居會打電話叫警察上你的門。

在旅行機器人Hitchbot慘遭殺害后,我們來談談如何保護機器人的權利?

有人會說,貓會覺得疼,會覺得餓,是有感覺的動物,而機器人則不會。無感覺的是物件,是工具。這的確是一個理由,至于合理不合理,則要看每個人不同的理解。威爾士的《莫羅博士的島》里已經提到了這個問題,莫羅博士把野獸放在手術臺上做“變人”的手術, 普蘭迪克指責他太殘忍,因為手術造成野獸的身體劇痛,太不人道。 莫羅博士對他解釋說,疼痛是一種生理的而不是必然的身體反應。身體的有些部位并不會感覺疼痛。他所做的是“無痛手術”,動物既無痛苦,他也就不殘忍,因此不存在是否人道的問題。現在用“無痛處決”的辦法來殺死罪犯,也是盡量回避“殘忍”這個人道問題。

然而,在“致痛”之外,還有沒有保護動物的理由呢?還是有的,那就是,一個虐待和故意傷害動物的人,在別的情況下也更有可能對人這么做。而且,一個社會里,這樣的人越多,社會人道道德水準就越低。2010 年 11 月 19 日,有一個虐待動物的視頻報道,一個年輕女子用玻璃板蓋住兔子,然后坐在上面,直到把兔子弄死。整個過程中,這位虐待者神情愉快,而旁觀者也同樣輕松自在。

對于動物是如此,對于機器人也是如此。

2015 年,搭車機器人 HitchBot 在美國的遭遇引起了甚至比虐兔事件更廣泛的公眾關注和憤怒。Hitchbot 是一個 6 歲孩子大小的機器人,由加拿大人史密斯和澤勒等人開發,能夠進行簡單的談話、定位,內置攝像機。它本身不會走路,必須依靠好心陌生人讓它搭乘順風車周游各處。它的主要定位是作為一款旅行聊天伙伴,旨在試驗機器人在社交方面是否能夠與人們互動,以及人們是否愿意幫助該機器人。它可以進行一些簡單的談話,而且還可以用 GPS 進行定位,機器人身體里內嵌了攝像機,每 20 分鐘拍攝一次以記錄旅程,還在社交媒體實時直播自己的動態。

在旅行機器人Hitchbot慘遭殺害后,我們來談談如何保護機器人的權利?

機器人 Hitchbot 從 2014 年 7 月 27 日開始旅程。它被放在公路旁邊,然后機器人會做出搭車通用的拇指手勢等待好心的司機來載它一程。它在網絡日記中的第一頁寫道:

我的旅途成功與否依賴于沿途那些善良的人們,我期望能夠一路順風。

在旅行機器人Hitchbot慘遭殺害后,我們來談談如何保護機器人的權利?

人類的善良是這個機器人能順利旅行的條件,但是,人并不都是善良的。2015 年 7 月 31 日,它的旅途結束在費城。它被殺害了,而且死得很慘(被肢解和斬首)。它在社交網絡留下的最后遺言是:

天啊,我的身體被破壞了,但我會活著回家并與朋友們相聚的。我想有些時候確實會發生不好的事情,我的旅途已經走到了盡頭,但我對人類的 愛永遠不會變淡,感謝所有小伙伴。

在旅行機器人Hitchbot慘遭殺害后,我們來談談如何保護機器人的權利?

這件事讓許多人感到傷心和憤怒,甚至展開了人肉搜索,將作案者的影像在網上曝光。就算有人不為搭車機器人被毀感到傷心,也不會對這件事或作案者的動機或行為感到高興。為什么要對這個機器人下如此毒手?

任何一個社會里,無緣無故的暴力都是一件令人討厭和憤怒的事情。盡管 Hitchbot 是一個機器人,但許多人能體會它遭受暴力的處境和所受的傷害。這說明,損害一個智能機器人與損毀一個垃圾桶或者打碎一盞路燈是不同的。這更類似于一只貓、一只兔子被人殘害的情形。

機器人是一個廣泛多樣的領域,保護機器人的對象是“社會性機器人”。對這種機器人的定義是,“有身體形狀的自動主體,能在社會層次上與人類互動”。這是一種與人類有社會性接觸,讓人聯想到生命體的機器人。

許多人會對這樣的社會機器人會產生“感情”或“依戀之情”。這種依戀和感情效果主要有三個原因。第一,人類的頭腦天生就對能動的實體感興趣,一幅畫或一張圖片無論如何栩栩如生,都不及眼前的那個真東西。第二,人關注能自行活動的東西,機器人在你面前動來動去,你自然而然會對它發生興趣。人對寵物就是這樣。

在旅行機器人Hitchbot慘遭殺害后,我們來談談如何保護機器人的權利?

這兩點歸結為第三個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人類有“擬人”傾向,又叫“擬人法”或“智慧化”。 人很容易把人類的形態、外觀、特征、情感、性格特質投射或套用到非人類的生物、物品、自然或超自然現象(或稱“非智慧體”)?!皵M人” 是人與機器人能在情感層面上互動的重要原因。

人類因為對機器人能夠產生依戀或其他好感,所以會更加不愿意傷害它們,更加愿意愛護或保護它們。2007 年,機器人恐龍(Pleo)投入市場,網上開始出現“折磨 Pleo”的視頻。有的人看來覺得“有趣”, 但許多人為此傷心難過,也很憤怒。盡管機器人是沒有感覺的“機 器”,但許多人仍然覺得折磨機器人是錯誤的。

在旅行機器人Hitchbot慘遭殺害后,我們來談談如何保護機器人的權利?

家里有機器寵物的幼兒父母,在看到幼兒踢這個寵物或以其他方式虐待它的時候,一般會加以制止。當然,這可能是不愿意損壞這個物品,但另一個理由是不愿意讓孩子在其他情形下也做出相似的傷害性行為。由于機器人是仿真的,孩子很容易把可以踢機器人等同為也可以踢家里的貓、狗,甚至別的孩子。在一種環境下做出傷害性行為,哪怕對象沒有感覺或生命,在其他環境中也就相對容易有同樣或類似的行為。因此,讓幼兒學會保護機器人,也就是學會避免傷害。這是一個好的社會價值,在這個意義上說,保護機器人也是保護人類自己。

如果說動物權利的討論由來已久,那么機器人權利的討論才剛剛開始,這種討論不僅關乎如何看待人與機器人在主奴之外的倫理關系,而且關乎人類這個自由主體如何把自己的倫理和道德意識擴展到看似無生命的事物,這將是人類自由的擴展,這個意義的重大是不言而喻的。

在旅行機器人Hitchbot慘遭殺害后,我們來談談如何保護機器人的權利?

《人文的互聯網》

作 者:徐賁 [著]

談互聯網時代應如何學習

做一個不受人惑的人?

- 版權信息 -

編輯:李同

觀點資料來自

《人文的互聯網》


推薦閱讀:葉紫

让别人下载软件赚钱